日期: 2017-10-31
 

李明

 

不知道现在的“师专”怎样呢?早前,听说升了“师院”后,又升了“井大”,断是更加的光鲜和阔气。但我硬换不了口,还是习惯称它“师专”。作为吉安仅有的两所高校之一,本地人对它再熟悉不过。我的老师,我老师的老师大多来自这里。也正是因了老师们的一句话“那里毕竟是个大专,师范类,学费还便宜”,一不留神,我也步了他们的“后尘”。

依然记得当年高考后前去报到的光景。鞭炮声中,从家乡小镇的电厂出发,坐车摇摇晃晃一个多小时,进吉安城,随后由北向东跨过气势恢宏的井冈山大桥,目睹着滔滔江水中的白鹭洲头和往来的舟楫,到达赣江东岸,再攀上一条左弯右拐的上山黄土路。学校蹲踞在山岭之上,校门极普通,像乡下中学的那种。当我一眼瞥见悬挂的“江西省吉安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木牌时,心头一沉,嘴角拧巴了一下,叹了声。父亲抚着我的肩膀说:“仔,既来了就安分些,好好读罢”。

乍看起来,师专校内的建筑不高,多半陈旧,且无特色。除了树多些,几无吸引人之处,我不由又叹了一声。我住的楼在8栋,是师专宿舍群里最后的一栋,也是男生宿舍区最新的楼,出门周遭就是林子,满是高耸的松树。我的房号:104,当寻去时,里面已有人,一老一少拾掇着一个大大的黄牛皮包,显然一对父子。年纪大些的慈眉善目,颇具涵养;年少者,一张清秀的娃娃脸。“额(我)是蒋勇,吉安市个(的),你哪里个(的)?”,小后生性格活泼,主动打起了招呼。“额(我)是李明,吉安县天河个(的)”,我羞涩地应,心里默念道:“这街上人就是不一样啊!”

不久,寝室的人到齐,都是英语系943班的。八个床位,从房门开始,按顺时针方向转,上铺:“萨克斯管迷”张克承、“跑步达人”刘章瑜、“猛男”姚帆、“英语标兵”蒋勇、“实诚男生”宋朝普;下铺:“书法家”贺新根、我、“爱学习”宋飞、“酷哥”何发光、“歌唱家”蒋先玉。宋朝普、蒋先玉和我同县,又是高中的同学,这次同班又同寝室,三人相见,不禁会意一笑。还未上课,班干部已钦定,大多是女的。班长,女的;学习委员,女的;文艺委员,女的;生活委员,女的。副班长陈龙忠住82楼,与他同寝室的还有班上的张朝义、高怀学、张小明、刘培栋。

老师也多是女的。班主任(兼精读老师)胡蓉菁及语音老师肖鸣旦是刚从江西师大毕业的小姑娘,甚是可亲;外教,Malinda,美国籍,美越混血,肤如凝脂,年轻靓丽。听力老师,温美欣,则人如其名,笑靥如花,高贵美艳。出乎我的意料,班上的同学绝大部分还是女的,而且同系其他的班也是如此。挑个英语系来混,未料掉进了半个女儿国。头一天上口语课,美丽的Malinda给大家一一取了英文名。以致后来我们叫顺了一些同学的英文名,称呼其中文名倒不自在。譬如:“萨克斯管迷”张克承的Edward; “猛男”姚帆的James

师专就像个小镇。从校门到体育场的水泥路就像横亘东西的“中央大街”。右边紧挨着的依次是校医院、行政楼广场、湖、三食堂、二食堂和一食堂;左边紧挨着的相继是篮球场、图书馆、风景林、拱桥、综合教学楼及女生宿舍区的12号楼(楼下一层均是餐馆或卖衣物、卖食品等商铺)。女生宿舍区与男生宿舍区不同,前者防卫深严,如临大敌,四周出入口,均有宿管阿姨和“铁将军”把守,一旁还高挂“男生免入”的警示标。女生宿舍2号楼,过“中央大街”街是师专的湖,竟是师专最美的地方。湖的对岸,一片直耸的水杉林;环湖有道,两旁绿树掩映、花草含笑;湖是亭,一座九曲桥籍此通南北,每当轻风徐来,浩渺水面,碧波潺潺,可谓“吹皱一池春水”。若狂风突至,则如千军压境,瞬间荡尽万层浪,让人顿生豪情。

开学几日,三个食堂及女生宿舍12号楼下就人山人海,简直一大闹市,各种学生社团、协会摆摊设点,极力推销,招贤纳士,有搞健身的、搞舞蹈的、搞音乐的、搞气功的、搞文学的、搞书法的等等,琳琅满目。从偏僻的乡野来,头一遭见这阵势,我有点不适应,紧紧攥着手里的“铜板”,居然一个组织也未报。不过,对这里的零嘴儿,我倒是兴致的很,手脚适当地放得开。尤其入夏,食品店里的冰棒和夜宵摊上的冰镇酒糟丸子,让我馋意难忍,打了几个转,都还要转回去。师专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事当属年终的文化艺术节。与一、二食堂隔街相对的一排排橱窗里满是获奖的学生书法、绘画作品,让人流连忘返。入夜,一食堂的大舞台上还有师生共贺的文艺汇演。在这里,我生平第一次见识到了钢琴和黄梅戏。蒋先玉唱的民歌极好,陈龙忠的笛子独奏也不错。英语系举办最频繁的活动是English corner(英语角),地点多在综合楼下的一角。刚开学那会儿,我好奇地跟着同学去探过几回。大致的情景是:学生们爱围着英语老师,特别是外教转,男生爱追着漂亮的女孩讲,英语水平高的人则喜欢和实力相当的“过过招”。怎奈吾辈本是池中物,一遇风云缩成虫,只有靠边看相的份。慢慢地我终于发觉,自己真不是学外语的料。中学时那点三脚猫工夫,应付当时的英语考试尚行。但要对付这里一整套的“听、说、读、写”绣花式的细活,就明显感觉禀赋不够。当发现考前突击背背课堂笔记、听听英语磁带也能勉强过关时,我对自己专业的学习兴趣越来越低,最后竟发展到时时逃课。虽觅得一些自由,能随性地上上图书馆,逛逛大街,看会儿电影,但终究感觉空虚、迷茫。

大二时,中学一位政治老师指了条路:大专毕业后两年,即可考研。让我看到期待已久的希望之火。当班上同学们跟风似的自考本科以及考虑如何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时,我却沉迷在考研从军的美梦里。偏不凑巧,彼时家乡的电厂经营效益已深处风雨飘摇之中,濒临倒闭,父母收入日趋紧张。让我陷入莫名的惶恐。毕业后,怎样才能既照顾好家里,又可放心地去追逐实现自己的梦想?让我痴苦地很。

所幸师专的湖,是个散心的好去处。湖畔满眼的芙蓉,清香袭鼻;另外,湖畔转角处簇拥的美人蕉,花红叶绿,亭亭玉立。家乡的小镇也有芙蓉和美人蕉,就在母亲的菜园子边,一排硕大的芙蓉树,朵朵芙蓉花,粉中带紫,挂在枝头,落在溪里,一眼望去,风华似锦,美不胜收;而状似小喇叭的美人蕉花,含娇欲滴,甚是可人。我爱湖心的亭子,古朴雅致。某个仲夏的夜晚,我和蒋勇特地带上被子和凉席,一边享着和煦的湖风,一边聊着私下的话题,在亭内足足躺到天亮。我还发现,男生宿舍区8栋楼前的密林深处藏有一块宝地,绿草茵茵,人迹罕至,却是可平摊身子,沐浴暖阳,全然放松思绪的理想所在。

师专的日子洋溢着清纯的时光。刚入学那会儿,一学长对我说,“师专的妹子,一年土、二年洋,三年就变大模样”,让我呵呵地笑。但后来发现,事实确是如此,特别是英语系和艺术系的女生。而理工、体育等系,女生很少。以前,我很难理解为何每年总有那么一天,理工、体育等系的男生宿舍,整楼整楼地,锅碗瓢盆声轰鸣大作。原来,那日正好是1111日光棍节,他们彼此早已约定:一旦女生上门,就以这样的方式以示欢庆。英语系的男生是没有这个传统的,相对而言,更为腼腆、含蓄。“酷哥”何发光是我们寝室最早谈了恋爱的,高中时就有女友,让人徒生艳慕。一日,月光初上,宿舍灯刚息。他即倡议,开个寝友交心会,主题:“班上,谁是你的心动女生?”,要求挨个发言。未料大家伙竟响应热烈,掏心掏肺,害得我忙不迭,张模作样地撒了个谎。师专三年,我班男生和女生大规模的聚会约有三次。去吉水县桃花岛那次,我因故未去,蒋勇则有幸“抱得美人归”,和一位女同学好上了。到青原山郊游那次,我们逛了古寺,弄了野炊,照了合影。我则认识了班上一位叫刘华的永新妹子。她很好奇,我一个吉安县人竟会说一口地道的永新话。我跟她说,姆妈是永新的,自然会。此后,我们便熟络了起来。还有一次,是在教学楼搞了场歌舞会。那一夜,大家玩得很嗨,尤其一位白衣姑娘的一首《祝你平安》,人美歌甜,沁人心神。我本内向,又无文艺特长,仍旧只能靠边看相。好心的班主任胡蓉菁老师,亲自教我跳慢四的舞,我笨拙地揽着她的腰,低着头,未走几步,就“马失前蹄”,踩到人家一脚。

最难忘的,是毕业离别的时刻。在女生宿舍1号楼下的餐馆里,全班师生共聚一堂,个个举杯,频频祝酒,互诉衷肠,开怀畅饮,酩酊大醉。也正是这一刻,我和班上一些还未来得及讲过话的女同学,第一次聊了两句。次日清晨,行政楼前的广场上停满了迎接毕业生返乡的大巴。大家互相帮衬着搬运行李,泛泪告别而去。当我走上车时,忍不住扭头,长长地望了一眼这个朝夕相伴过的校园和我的老师及同学们。虽然我不出众,但我珍惜、怀念这一份素淡时光里留下的岁月的真。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学院路28号 井冈山大学外国语学院

邮编:343009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井冈山大学外国语学院

技术支持:软件协会 & 软件创新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