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翻译的点滴体会
日期:2007-10-09 附件下载:
翻译艺术至少应该包含四个层次:
    1、 熟悉翻译理论。
    2、 具备双语的扎实功底和丰富的语言知识。
    3、 翻译实践中的创造性劳动。
    4、 尽量多地掌握并善于模仿译入语的惯用法。
    就汉译英的活动而言,熟悉和模仿英语的习惯表达法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许多西方学者都强调要把翻译理论和翻译实践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著名的翻译理论家纽马克曾认为:翻译中的具体实例,有时要比论点更有意义。这正如英语成语所说:实践远远胜于理论(An ounce of practice is worth a pound of theory)。基于这种思想,分折研究汉译英中常见的典型错误,目的是让学习翻译的人能从中得到某些技巧方面的启示,同时也可以在自己的翻译实践中加以借鉴。』”
    我是本着与网友们交流的目的写这篇文章的,谈不上是为了炫耀自己,更多地是为了找出自己的差距,所以希望能得到高手大侠们的有益的指点批评。
    我是一个英语爱好者,从1974年开始自学英语的。(请参阅《感悟今生》——已发表在文学网站)。接下去的10年苦学,只能用“在充满荆棘的小路上爬行”来形容,但这种苦中有乐的甜蜜只有在远离了它才可回味出来!我为了测试自己学到多少东西,大胆地参加了1984年福建省举行的首次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当我得到通知“英语精读”得了97分(全省第三名时),我兴奋地彻夜难眠!在福州大学专家招待所“优秀考生表彰座谈会”上,我只感到自己变成了呆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在英语教学上,我不是一位优秀的教师,虽然也出过几位高才生。1987年在成人高校毕业后,我才开始学习翻译,在好友马卡丹的鼓励下我全译过10万字的美国神秘小说。有关的内容可参阅拙作《心在路上》——已发表在文学网站,也在报刊上发表过。1989年在原莆田第六中学老校长的要求下,我试译了一篇国际学术论文《摩尼教石刻在福建涵江的新发现》(发表在《莆田文史资料》刊物内)。现在我已退休,虽然学校又请我回去任高三毕业班的英语教学(一个班级),总感到还是有足够的业余时间从事自己的爱好——翻译实践。
    半年来,我漫游精彩的网络世界,成为好几个网站的贵宾,名誉上的论坛版主(没上过一天班)。我把全部精力用在学习中,把翻译与写作视为一种游戏,我在多个网站建立了自己的个人文集。最大的文集收入了350多篇文章。习作与译作中有不少原创被视为精品收入文库。当然我也得到了一些人的恶意攻击,他骂我这是在“意淫”!但这又算得上什么呀?
    现在想就以上提到的有关翻译艺术的话题谈谈自己的体会:
        一、 熟悉翻译理论。
    我总共读过10多种翻译理论方面的书籍,各有特色。但我归纳起来,就翻译技巧上而论,不外乎“八大技巧”——分清主从(Subordination)、选词用字(Diction)、增益(Amplification)、省略法(Omission)、词序调整(Inversion)、转换(Conversion)、正说反译,反说正译(Negation)、长句拆译(Division)。除外,在翻译实践中也常常把几个短句并为一句来译。我是把它称为“合句”或“并句”,其实可看为是“省略法”。也常常把一个词,或一个短语用一个句子来翻译出来,表达其深层的含义,不妨也可看为是“增益”家族的处延。有关这些体会,我写过数十篇《译海碎浪》来举例说明。(但这也被人指责为“抄别人的例句”立为罪状来攻击)。我对翻译理论很感兴趣,它给我提供了无穷的乐趣,我有时把这些理论知识运用到高中英语教
97312348: